我家鶴鶴怎麼辣麼可愛(*´﹃`*)
嚴重三日鶴cp潔癖#

無題 9

9
「我只是...」
一對上L直勾勾的眼睛,我居然心虛的說不出來。
「只是什麼?」
「......我自己都不清楚的事要怎麼告訴你。」
曼特寧苦澀的香味摻雜在熱氣裡衝進鼻腔,一路堵到了咽喉,吞也吞不下去。
「不清楚什麼?至少你該清楚書總該讀完吧?」
「我已經申請好新的學校了。」
她挑了挑眉「哦,我該誇獎你真機智嗎?」
我沒說話。
「西門。其實回來也好,你是時候正視一下你自己。」
「視個屁。」

她挑挑眉,只是看著我端起咖啡杯來。

我當然也不會在這時候作死的繼續話題。如果說L以前彷彿可以看透人心,那她現在就是在審視人心了。
我自然明白在她面前偽裝是很愚蠢的。但是虛偽是人類的本性,也是無可避免情不自禁給自己撒下的保護。因此我更明白L不會揭穿我,她善良太久了。在噁心的人性裡起起浮浮看到後來卻只是什麼也懶得怨懶得憤懶得恨了,現在只感到一點悲哀。
有陣子吧,L對人的態度是憐憫的。但她也是個人呀,她對人性感到憐憫,而之所以感到憐憫也只是出於她身上的人性。等她想通這件事後她就不在憐憫了,她只悲傷。
我開玩笑問過她為什麼還要悲傷,釋迦牟尼佛成佛的第一步便是達到色空識三者皆無,何不撇棄七情六慾成佛去?
她呸了一聲說,人永遠也無法達到色空識皆無的境界,也不需要達到。當然她也呸了我,拋棄你媽逼,先不說那絕對不可能辦到,況且我要是沒有了七情六慾,活著為了個唧吧?
這娘們太他媽狂了。

TBC
筆名:西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