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鶴鶴怎麼辣麼可愛(*´﹃`*)
嚴重三日鶴cp潔癖#

Undertale兩人輪打

小學生文筆(゚∀゚ )
不喜誤噴щ(゜▽゜щ)


破滅結局後chara和frisk的對話




下收

倒下的身影以及染紅的刀刃,使你充滿決心。
你滿意的微笑,四周一遍漆黑
「你會為你的所做所為付出代價,別怪我沒提醒你」sans的話浮現
「你看起來很喜歡罪孽攀上脊椎的感覺」
他所說得每一句
「你覺得極惡之人有心也能改變嗎?」
每一句
「我相信你,孩子」
現在,全都令我感到噁心!
刀子從手中掉落
我愣住了,感覺一切的結果都在嘲笑我。
『為何會要這樣?』我的腦中一片混亂,
『你現在滿意了?』我抱著頭,跪在地上。

「這...不是我想要的結果阿!」
頓時醒悟過來,可事情已經全部發生
『你在害怕什麼? ,不滿意就重置呀?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了吧』
『先讓他們幸福,在殺了他們。多麼變態的想法!』
『瞧,是你的好奇心殺死了他們」
『看看他們臨死前的表情,多棒阿?哈哈哈』
『你真是太優秀了,Frisk』
為什麼...我只是因為好奇心而已阿...
為什麼大家都死了...!?
這不是我...對吧...?
不是我做的吧...??
「告訴我阿chara!!」
我用力抓住chara的衣襟,壓到地上
『你在說什麼,當然是你阿,看看你的雙手,那雙染紅的雙手。是不是很美麗?』
起伏的胸口再次平靜下來,我雙眼冷然的對著『我』
「這就是你的目的?」
『呵呵,我?這可是你自己選擇的,是你濫用你的能力,你以為沒人知道嗎?』
Chara將頭靠近我的耳旁
『少裝善良了,你個偽君子』
我用力推開她,站起身。
「我要重置這個世界!」
用堅定的眼神看著她。
『你將會為你的所做所為付出代價的,極惡之人。』
Chara給我一個微笑

我無視她的話,再次重置世界。

〔End(?)〕

By:燭 / 炘

無題 10

10
我突然想起了L還住在我家隔壁的那一年。那年我小三,L只是個拉屎還得踩板凳的小屁孩,有時候她媽媽臨時有事情要出門就會托我媽幫忙照顧一下,而我媽理所當然的把我派去當為這傢伙護駕的太監。她畫畫我去拿筆,她肚子餓我去熱牛奶,她心情不好了我給她拌鬼臉,她想媽媽了我給她拿紙巾,哭的累了我還給她唱安眠曲。
我要鄭重的跟你們說,珍惜你們身邊每個對你神神叨叨的男人,他們上輩子都是折翼的天使。
L從小就很喜歡提問題,讓你想掐著她脖子讓她閉嘴那種。例如吧,在我剛從學校的性教育課程得知人類偉大的造人運動是如何進行後的某天,L屁顛屁顛的問我,你知道你是怎麼來的嗎。哦這傢伙沒上幼兒園,因為她喜歡在午睡時間騷擾旁邊的小蘿莉因此慘遭退學。
我想了想決定告訴她,我是鸛鳥叼回家的。別問我為什麼,就是這麼聰明機智。
她說 不,你是你媽媽生下來的。
我說不,我是鸛鳥叼回來。
她說不,你是你媽媽跟你爸爸生下來的。
我說不,我真的是鸛鳥叼回來的。
她說 你不要騙我,我問過你媽媽了。你明明是生下來的。
我說 我不信。
她說 你為什麼不信!
我說 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騙我的?
她大叫 我還可以示範給你看!
.......
然後我媽從廚房出來了,一臉疑惑「小薇要示範什麼?」
別問我後面怎麼樣了,我不想說。

L從小就對文字很有興趣。她那段時間最喜歡做的事就是抱著筆記本歪七扭八的用注音符號寫東西,因為她還沒學國字。有次她寫完後拿去給我媽看,我媽說那妳唸給我聽好不好?
寫的不長,她唸的坑坑巴巴,但我直到現在都還記得其中兩句話:當你不快樂的時候就微笑吧,你就會快樂。
我媽問她:小薇的題目是快樂嗎?
L說對呀,她的夢想是快樂。
然後我媽笑著摸了摸L的頭,給我們裝了點心,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TBC
筆名:西門。

無題 9

9
「我只是...」
一對上L直勾勾的眼睛,我居然心虛的說不出來。
「只是什麼?」
「......我自己都不清楚的事要怎麼告訴你。」
曼特寧苦澀的香味摻雜在熱氣裡衝進鼻腔,一路堵到了咽喉,吞也吞不下去。
「不清楚什麼?至少你該清楚書總該讀完吧?」
「我已經申請好新的學校了。」
她挑了挑眉「哦,我該誇獎你真機智嗎?」
我沒說話。
「西門。其實回來也好,你是時候正視一下你自己。」
「視個屁。」

她挑挑眉,只是看著我端起咖啡杯來。

我當然也不會在這時候作死的繼續話題。如果說L以前彷彿可以看透人心,那她現在就是在審視人心了。
我自然明白在她面前偽裝是很愚蠢的。但是虛偽是人類的本性,也是無可避免情不自禁給自己撒下的保護。因此我更明白L不會揭穿我,她善良太久了。在噁心的人性裡起起浮浮看到後來卻只是什麼也懶得怨懶得憤懶得恨了,現在只感到一點悲哀。
有陣子吧,L對人的態度是憐憫的。但她也是個人呀,她對人性感到憐憫,而之所以感到憐憫也只是出於她身上的人性。等她想通這件事後她就不在憐憫了,她只悲傷。
我開玩笑問過她為什麼還要悲傷,釋迦牟尼佛成佛的第一步便是達到色空識三者皆無,何不撇棄七情六慾成佛去?
她呸了一聲說,人永遠也無法達到色空識皆無的境界,也不需要達到。當然她也呸了我,拋棄你媽逼,先不說那絕對不可能辦到,況且我要是沒有了七情六慾,活著為了個唧吧?
這娘們太他媽狂了。

TBC
筆名:西門。

無題 8

8
跟著裝神秘的中二少女L走到了目的地,是個很復古的咖啡館。
「我以為妳要帶我去海邊游泳,沒想到妳是個正常人。」「.......坐好我去倒水。」L翻了個白眼一把把我壓到椅子上,把菜單塞進我手裡。是個挺好的地方,就正對著海,播著輕柔的鋼琴。

L曾經像我一樣,喜歡咖啡館但不喜歡咖啡。先不說價位,這麼又酸又苦又澀的飲料到底哪裡好喝我真他媽不明白,特別是每回SB早上起床一臉縱慾過度的抱著他的咖啡杯走到陽臺在晨光下瞭望遠方半小時時我就深深的懷疑喝咖啡就是為了裝逼。
只是偶爾看著他,覺得他那個樣子挺孤單的。

「想好點什麼了沒有?」L拉開椅子坐到我對面一邊招來服務生叫了杯卡布奇諾 。
「就黃金曼特寧吧」
她看了我一眼「你不是討厭喝咖啡嗎?要不看看茶什麼的?」「不用,突然想喝。」

點完餐後L一直若有所思的看著我。我被看的有點不自在,「就是你看我帥也不要一直盯著我啊。」唉,罪過。
她居然沒有嘴我,只是順也不順的繼續撐著頭看我,什麼話也沒說。天阿嚕,這才兩年她不是又受了什麼刺激不正常了吧。

直到服務生端來咖啡,她才把視線轉移到挑剔奶泡上面。我也觀察起我的曼特寧,深褐色的水面在微光下深不見底,隨著我的攪拌出現一個淺淺的漩渦,漩渦裡倒著我的影子,而我....
「你不說一下在那邊發生了什麼事?」
我一愣,停下了轉漩渦,「什麼發生什麼事.....?」
「別裝傻了。你真把誰都當成智障啊,有誰會相信你這種訊息秒回信件秒讀沒帶手機就是翻山越嶺也要回家拿的傢伙刪掉所有的好友圈和通訊帳號理由只是覺得麻煩?」
「.......」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接下來還打算重新申請電話號碼?」
「.......」
「還是你覺得我會相信你休學原因是你說學校不適合你,選錯科目的屁話?選錯科你還讀到大二?你當我第一天認識你?」
「.......」
我的視線左閃右閃飄移到咖啡上,
看著褐色的漩渦慢慢停止旋轉,我想再去攪拌,然而我不敢,只能眼睜睜看他漸漸消失,然後水面恢復平靜,彷彿他不曾出現過。

TBC
筆名:西門。

無題 7

7
L扯過我的手,把冰一把塞我手裡。
「拿著。」
我招呼都還沒打就一臉矇逼的看著她把背包翻了一圈,終於掏出了一個小禮物盒子。
「來,給你的。」
窩槽,好感動啊,我正要接過盒子順勢裝個逼營造久別重逢的感人氛圍.....
「噯,等等!」L忽然一抽手,把盒子舉的老高,露出了一個非常嚴肅的表情低沉的說:「你別以為這是個普通的盒子。它是很危險的,本座自然是對它無須顧忌,但汝等凡人還須小心使用。」
「........」我伸出去的手以及我滿臉的柔情全停在半空中,嘴角無法控制的抽了起來。
窩尼瑪.....
「你不要不相信。」露出隱世高人的表情,L深沉的看著我,眼神裡全是扯蛋「記住,一定要等到時候到了你才可以打開它。否則就是開個縫都不行。」
.............呵呵。
我把手上的冰拆開一啃,面無表情的看著她「妳猜我有沒有看過潘朵拉盒子這故事。」

「欸,」她瞪我「我沒跟你開玩笑。」
「.......」我嘆氣,「行,給我吧」
中二的年紀,我還是可以理解的。
「你答應了我就給你。」她說。
「好好好,我不開。絕對不開。」我去勾,她手又一縮「不對啊你逗我啊,時候到了就給我開,不然我送你心酸的啊?」
「....好好好,時候到了開,肯定開。」
她這才被盒子放到我手上。窩槽挺沉的,這不是裡頭裝龍珠吧。我放在耳邊搖了搖,沒聲音。
嘿嘿,回去立馬把它拆來看看什麼玩意。

TBC
筆名:西門

無題 6

6
SB大概就是所謂的天才吧,和L一樣,他們的智商不是我這凡人可以理解的。
像是有回上數學課,我們老師特別去找了題非常艱深的題目來讓我們解,還說這題連北大的學生都不會。
結果我題都還沒看懂一半,SB直接走上臺當場把答案給解了。
他就坐我旁邊,下臺後我聽見他還嘟囔了句這也太沒難度了。

而L吧,她在成績上倒是沒有SB那種驚為天人,但是她的變態之處絕對不比SB來的差。就拿她的一個興趣來說吧,我見過她有一本差不多三公分厚的筆記本,密密麻麻寫的都是她觀察不同人的性格然後分析,重點是分析的還真他媽犀利。搓著手站在便利店前,邊想我都邊發寒。

嘖嘖,今天這溫度

「發什麼呆啊,大學兩年回來都蠢了是吧」
我一愣轉過頭,L嬉皮笑臉的看著我,手上還拿了支冰。

TBC
筆名:西門。

無題 5

5
來跟你們說說關於SB這人吧。
綜合上述所說,SB這人理所當然浪的飛起,國中時就很會撩妹,泡了個挺好看的妞。然而他很不巧,有回放學跟妹子打情罵俏給他老娘瞧見了。
他老娘是個挺莊重典雅的那種女性,對他這種玩世不恭的感覺很不待見,在家裡看起來挺乖巧,沒想到在外邊這麽會玩,立馬把這件事鄭重的跟他們精幹的女班導師通了電話說了一番。幾天後把女方家長約了,整件事情火的SB連請了一個月的假。
然而在SB身上,沒有很火,只有更火,他老媽覺得臺北學風不佳,把他送去了中國。於是在離北北基聯考第64天,他把學休了,直接被送去了某名校的前段班,從國二開始重讀國中。

這年的SB,年15。剛轉進去時老師任課講的全是方言,他聽不懂,於是每天上課就是玩,放學後抱著背包跑網吧。
就這樣玩到期末,紅榜一出,他不負眾望的又出名了。
校排第一。
他們班主任嚇得打了五通電話給他老媽,他老媽淡定無比的說了個哦就把電話掛了。

後來他被送去做了個測驗,結果出來後,他們把他叫去辦公室,說要不,你直接跳大學吧?
不用了,他說。
讓我回臺灣吧。

於是16歲他回了臺灣,
大我們一歲,住進了我們宿舍。

TBC
筆名:西門。

無題 4

4
我不知道我們大冬天的跑去海邊是不是真的很有趣,我在電話裡死命的反駁她希望她在這12度的氣溫下改去看電影再吃個火鍋之類的,感覺這樣比較適合正常的人類。
然而L這麼跟我說:你們為什麼總覺得人們適合去做的事,就真的適合你。
紅紅火火,我腦子裡全是一句話:
我....我真是日了個唧吧!

其實早在L之前我就已經聽過這句話了,出自同樣奇葩的朋友SB。
他是我高中的三年的室友,之所以給他兩個字母當代號並沒有什麼特別原因,只是覺得特適合他這傻逼。

SB真的是個非常奇葩的人,簡直跟L是失散多年的兄妹。他在高中三年在我們學校創造了各種不朽傳奇,可謂沒有一天不火,加上他的顏值,每天追在他屁股後面尖叫的妹子們一堆一堆的沒完沒了。
而除了高顏值外,他還是個高智商。我覺得跟這個傢伙同班就已經非常雖小了,我特麽還跟他同寑!當時天真的我想,也罷了,一學期換一次室友嘛。
然而,我們一同寑就是三年。

三年,跟這種全身上下都是主角光環的人在一起,你們感受一下吧,我特麽心疼自己。

TBC
筆名:西門。

無題 3

3
12月末,
不得不說今天風真他媽寒。
這麼多年了,再次和L聚在一個城市裡,感覺還是很特別的。
前兩年上大學,搬去了南部 。現在回來了後發現,什麼都沒變,唯一變了的是L對我的稱呼,從軟聲軟氣的“小西哥哥”變成了特別爺們的“西門”。一開始挺不習慣,以往在網路上,電話裡還沒什麼感覺,面對面就不一樣了。其實我也只比了她大四歲,以前她這麼叫我,但我分明覺得我是她粑粑。嗯,都是以前的事了,現在我覺得她是我爺爺......。
但後來想這麼大一個明年滿二十的人被人家前面加個小後邊補個哥的叫,想想也實在太不要臉了。

望著車窗外一路延綿的海線,耳機裡響起VK克的純白。
我和L一直是親人的關係,這是我們的默契。從什麼都不跟我說一直到願意跟我講起這些比較觸及內心的事,我的心情其實滿複雜。
以前吧,我在面對這麼個妹妹年紀的人時都會下意識的想要教導、遷就,她跟我說要去東我就去東,說不要去西就不會去西。她問起事物時我習慣加上解釋,她說話的時候我習慣彎下腰。

L真的大了,脫離那個我記憶裡的小女孩。

現在我們面對面站著,她的身高在我的下巴,我們成為平輩,而她的個性也變得成穩。還好,我們親人的氛圍,依舊如初,卻是從未變過。
我呵了呵氣在手心
真冷。

筆名:西門。

無題 2

2
前些所敘述的狀況,都只是L最初期的狀況。L這個人是聰明的,當她漸漸冷靜下來後,她完美的隱藏了自己的種種不正常。

沒有人知道她出了什麼事,也沒有人發現她有任何不對勁,除了我。
五年下來,而我卻是萬萬沒想到,當L看似已經毫無不妥的時候,她已經瘋了。
不對...
是瘋過了。

瘋是一個很籠統的詞,我知道,其實我也是在想了很久後,才選擇用這個詞形容她的。
畢竟她這個人不但沒有瘋言瘋語,而且大多表現的比常人還好。
L很聰明,真的很聰明。因為L,我曾在天才、常人、不似常人、不正常與瘋子這幾個詞中繞了很久。
L其實是知道我寫這段子的,她說這不是她的故事。

我想,這就是我們的區別吧。

筆名:西門。